欢迎访问,中国低碳网!
当前位置:智库 > 观点评论 > 正文

应将甲醇作为新兴能源纳入国家能源体系

2019/11/28 15:35:42  中国能源报     人气:1068

 当前,面对“缺油、少气、富煤”的能源结构,如何在此基础上探索出一个既能保障能源安全,又能实现清洁利用和环境友好的能源消费体系,是我国能源产业人必须提交的答卷。做好这项工作,一是要依托资源禀赋,二是要因地制宜。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在稍早前举办的“第九届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峰会上提出“要防范不切实际的能源转型”,我赞同他的观点。我认为,这是给能源消费政策制定提出的一个警示。

  发展甲醇燃料符合国情

  2018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超过70%,天然气的对外依存度达到46%。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消耗的大量石油和天然气依靠进口,直接导致我国的能源安全难以得到保障。

  甲醇产品仅含一个碳原子,生产原料十分丰富,煤炭、焦炉气、煤层气、天然气、生物质,以及二氧化碳均可制备甲醇,是完全可以实现碳中性循环的低碳燃料,所以又被称为“可再生合成能源”。甲醇生产技术成熟,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甲醇生产国和消费国,产能和产量占全球一半以上。我国的煤炭资源丰富,但有相当一部分劣质煤炭,既不能发电,也不能作为燃料直接燃烧,但却是生产甲醇的好原料,高硫煤炭生产甲醇还可以获得宝贵的硫磺。生产甲醇过程中的高浓度二氧化碳可以收集再生产甲醇,实现资源综合利用。所以我认为,用甲醇做燃料,一是可以大幅度降低石油和天然气对外依赖度;二是实现煤炭产业资源综合利用,激活煤化工产业技术进步,实现煤炭产业链发展和增加就业;三是创建一个新兴的甲醇燃料制备、储备、输配送、应用的新兴产业。

  发展甲醇燃料有基础

  在上世纪第一次石油危机发生时,国际汽车内燃机领域开始尝试将甲醇作为石油替代燃料。石油危机结束后,石油供应缓解、价格下降,甲醇作为燃料退出了应用体系。我国甲醇汽车和甲醇燃料的应用,始于上世纪70年代,先后有原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部分高校和研究院所、地方政府、部分企业参加应用研究和工程化研制。

  2012年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关于开展甲醇汽车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在山西、上海、陕西、贵州和甘肃的10个城市组织开展甲醇汽车试点工作。试点共有1024辆甲醇汽车参加,由乘用车、厢式货车、公共客车和重型卡车构成,总行驶里程达1.84亿公里,采集了涉及经济性、环保性、可靠性、安全性、适应性的5亿多条技术数据。

  2018年初,10个城市甲醇汽车试点工作全部通过验收。在技术数据支撑下的评估总结报告,证明甲醇作为燃料可以安全地应用在机动车辆上。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负责开展的甲醇燃料对人体健康影响的研究报告,消除了长期存在民众间认为“甲醇有毒不能用于燃料”的误解和偏见。

  截至今年10月31日,贵州省贵阳市完成机动车交通注册管理上路运行的甲醇出租车已经达到10367辆,西安市运行的甲醇出租车已经达到8124辆。连同其他试点城市仍在运行的甲醇车辆,全国至今在运行的甲醇汽车达20278辆。今年4月26日,在吉利商用车南充基地,吉利远征M100甲醇重卡正式下线投放市场,实现中国汽车工业甲醇重卡产品零的突破和首创,也是世界第一。5月30日,中国第一台铁路甲醇内燃机车在江苏常州戚墅堰通过台架考核验收。今年7月23日,中国第一条甲醇船舶在广东江龙船艇厂下水。目前,包括北京在内的很多城市,机关单位、餐饮业和民用灶具、取暖锅炉等,也在逐步替代旧式燃煤灶具和锅炉,部分地区的建材烧制窑炉、烟草烤制窑炉、玻璃烧制窑炉、蔬菜大棚取暖等,也采用甲醇作为燃料。

  历经近60年的努力,甲醇汽车的发展和甲醇燃料的应用,无论是生产技术、生产装备还是应用技术,都已具有完全的知识产权和成熟的技术体系,完全可以开展更广范围的合作和协作。需要说明的是,中国甲醇燃料的推广应用,一直是以市场化形式进行,没有依赖政府的财政支持。甲醇燃料在动力和热力燃烧领域应用的技术水平,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将甲醇纳入大规模替代石油、实现碳基燃料清洁利用,由此带动相关产业转型升级,具有基础,具备条件。

  推广应用需要政策推动

  我国无论在甲醇生产还是应用方面,都有很好的基础,但是在实际推广应用中还存在诸多遗憾和很大困难。虽然今年3月份由工业和信息化部等八部委联合发布的《在部分地区推广应用甲醇汽车的指导意见》,正式将甲醇汽车和甲醇燃料合法推向汽车和燃料市场,对于推动甲醇汽车和甲醇燃料应用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是,在甲醇汽车和甲醇燃料推广应用的实践中,特别是在实际操作和运行中还存在很大困难。这就需要加快甲醇燃料输配加注系统的建设,加大宣传引导力度,更重要的是要加速解除政府管理层面已经明显影响发展进程的规章制度的制约,破解部门间协调存在的诸多掣肘因素。

  中国的甲醇产能已近亿吨,接近年消耗汽油的水平。我国甲醇生产,不论是在原料还是技术方面,都不存在任何瓶颈制约;在可再生甲醇的合成生产方面,更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将甲醇作为燃料推广应用,实现低碳清洁利用,既是中国发展多元化能源体系的需求,相信也是全球的共识。

  建议将甲醇作为新兴能源纳入国家能源体系。由国家能源和工业管理部门联合对“甲醇燃料定义、甲醇燃料动力燃烧和热力燃烧应用范围、甲醇燃料生产制造供应、甲醇燃料消费应用监督管理、甲醇燃料应用安全保障措施要求、科技基础性前瞻研究、产业化应用研究、政策支持”等8个方面予以明确和分工定位,全面主导和指导我国甲醇燃料的推广和应用。为在能源消耗最大的动力燃烧和热力燃烧产业推广应用低碳清洁能源方面指明方向,提出要求,规范管理。

  建议将甲醇汽车纳入新能源汽车体系管理。八部委联合发文明确指出,“研究把甲醇汽车纳入《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管理办法》管理,支持甲醇汽车发展”。既然甲醇汽车纳入双积分管理,就应享受诸如牌照、行驶以及税费方面的优惠待遇,因为甲醇汽车是清洁的(甲醇燃料一个碳,汽油7-13个碳,柴油14-22个碳,且电动汽车动力电池需要回收和无污染处理),消耗的燃料可以实现自给自足,对保障能源安全有可观的贡献率。当前,面对“缺油、少气、富煤”的能源结构,如何在此基础上探索出一个既能保障能源安全,又能实现清洁利用和环境友好的能源消费体系,是我国能源产业人必须提交的答卷。做好这项工作,一是要依托资源禀赋,二是要因地制宜。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克昌在稍早前举办的“第九届全球新能源企业500强”峰会上提出“要防范不切实际的能源转型”,我赞同他的观点。我认为,这是给能源消费政策制定提出的一个警示。

共有访客发表了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