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文明建设的倡导者  绿色生活创建的践行者

当前位置:产业园区 >  产业园区 > 正文

森林碳汇:撬动绿色发展的新支点

2022/9/22 17:03:01   经济参考报      人气:12660

0

  福建三明市将乐县高唐镇常口村,岸边几千亩天然阔叶林枝繁叶茂。去年5月,全国首批林业碳票在三明市签发,常口村3197亩生态公益林被折算成碳减排量12723吨,卖出14万多元。

  “不砍一棵树,只要林子管好了,就能获得收入。”高唐镇副镇长张林顺说,得益于护林带来的好生态,当地大力发展乡村旅游,去年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9万元。

  将“绿水青山”化作“金山银山”。“双碳”战略目标下,碳汇激活森林、草原、湿地、海洋、土壤等生态系统潜能,尤其是资源占比最高的森林碳汇,成为撬动绿色转型发展的重要支点。

  ——多地探索,碳汇新路径浮现。

  去年7月,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在福州举办,主办方通过福建海峡股权交易中心,向三明市泰宁县一家林业公司购买了300吨林业碳汇,用于抵消本次会议碳排放,从而实现会议“碳中和”。

  如今,购买碳汇实现大型活动“碳中和”,已成为福建各地践行绿色低碳理念的重要方式。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福建累计成交林业碳汇350.8万吨,成交金额5168.86万元,成交量和成交额均居全国前列。

  不只是福建,近年来,广东、山东等多地纷纷围绕森林碳汇创新做起了文章,将其作为绿色转型的重要支撑,拓宽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渠道。四川、福建等省还纷纷印发方案或专项规划,探索建立林草碳汇高质量发展体系,提出提高森林蓄积量等目标。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来看,地方试点仍处于创新尝试阶段,多方面体制、机制还需进一步完善。对此,我国林草局等相关部门正在研究论证新的支持措施,启动“林业碳汇试点”工作,探索林草碳汇能力提升的最佳路径。

  据国家林草局生态保护修复司一级巡视员郭青俊透露,目前国家林草局主要是提升林草碳汇能力,助力实现碳中和,积极探索推进森林碳汇价值精准补偿,实现市场化多元化补偿。

  不只是林业,碳汇探索热潮还拓展到海洋、湿地、农业等多个领域。

  在山东,荣成楮岛水产有限公司在桑沟湾近海种植的100亩海草投保了山东首单海洋碳汇指数险;在浙江,首笔湿地碳汇交易落地德清,以每吨58.83元的价格交易一万吨碳汇量;在福建,厦门产权交易中心设立全国首个农业碳汇交易平台三个多月,农业碳汇交易已突破10万吨……“降碳、控能、增惠”正演绎着日益丰富的场景。

  ——森林碳汇优势明显,我国林草碳汇资源丰富。

  吸引了这么多地方和企业目光的“碳汇”,究竟指什么?简而言之,就是从大气中减少二氧化碳的过程、活动、机制。一般用它来描述通过植树造林、植被恢复等人为措施,吸收并储存大气中二氧化碳的多少或者能力,也包括草原、湿地、海洋等生态系统对碳吸收的贡献,以及土壤、冻土对碳储存碳固定的维持。

  值得注意的是,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中最大的碳库,森林碳汇具有独特优势。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2020年全球森林资源评估结果,全球森林的碳储量约占全球植被碳储量的77%,森林土壤的碳储量约占全球土壤碳储量的39%。业内人士指出,相比工业碳捕捉减排,森林碳汇具有成本低、易施行、兼具其他生态效益等显著特点,是目前最为经济、安全、有效的固碳增汇手段之一。

  我国森林面积和森林蓄积量连续30多年保持了“双增长”,森林覆盖率已达到23.04%。郭青俊介绍说,经过初步测算,目前我国林草年碳汇量超过12亿吨,居世界首位。

  森林碳汇交易是在相应的碳市场机制下,部分市场主体碳排放超标,这就需要购买一部分碳汇,用来抵消自己超标的部分,就产生了市场;而拥有森林碳汇资源的一方,通过植树造林等方式产生了可供交易的碳汇。

  什么样的碳汇能用来交易赚钱呢?业内人士指出,可交易的碳汇量(碳信用)满足额外性要求,额外性是指通过人为额外的技术、资金等投入,相对于没有项目开发情景下所增加的碳汇量(相当于减排量)。依据相应的方法学开发项目,并满足可测量、可报告和可核查(“三可”)要求,通过审定核证机构对项目碳汇量的核查之后,方可进入相应的碳市场交易获利经济收益。

  从国际视角来看,碳汇交易是基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等国际公约,《京都议定书》明确了发达国家的温室气体控排目标,并设定完成目标的灵活机制即碳市场交易。其中清洁发展机制(CDM)是指发达国家可以通过在发展中国家投资开展造林再造林等活动以增加碳汇,从而抵消其自身的碳排放。

  我国国内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始于2011年,2012年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温室气体自愿减排交易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将林业碳汇作为一种合格的“中国核证减排量(CCER)”纳入碳市场交易。

  业内人士指出,在我国积极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当下,碳汇的重要作用进一步凸显。

  “碳汇能力的提升是碳达峰后保障碳中和的重要手段,也是持续发展经济的重要保障。”中国工程院院士尹伟伦在近日召开的2022年太原能源低碳发展论坛——碳汇和绿色金融分论坛上说。

  ——整体仍处探索阶段,市场潜力有待进一步激发。

  关于碳汇交易的价格,记者了解到,目前开展试点的地区多是根据国际碳交易市场行情和国内碳配额企业减排成本,会同环保和林业等部门共同议定的。

  国联证券分析师张晓春介绍,国际碳信用签发量中,林业领域占比最高,达到42%。我国区域碳排放权市场碳价大多集中在25-50元/吨,和欧洲碳价相比,或存在上涨空间。

  不容忽视的是,无论是从体制机制建设、产品项目推进来看,还是从价格上涨空间来看,当前我国碳汇经济整体还处于探索阶段。比如,碳市场上流动的项目均为存量项目。全国碳市场刚起步,相关制度还有待进一步完善,潜力有待进一步激发。

  郭青俊指出,在现在福建等地区域试点探索的基础上,要从碳汇计量监测方法、区域林业碳汇补偿机制、森林碳汇交易模式、林业碳汇价值实现方式等方面启动全国统一的“林业碳汇试点”工作,探索林草碳汇能力提升的最佳路径。

  张晓春预计,多方努力之下,到2025年和2030年,森林碳汇交易的整体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06亿元和1344亿元。

  作为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一环,森林碳汇的发展才刚刚开始。业内人士表示,森林碳汇作为我国优化经济结构、推动绿色转型的重要路径,不仅能够带来经济效益,拉动绿色投资、促进绿色消费,还将成为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维护生态平衡、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重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