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碳金融 > 碳交易 > 正文

用什么手段进行碳减排?

2017/11/8 14:33:43  微信公众号“低碳天下”   

2020年我国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有望超额完成-用什么手段继续碳减排?

10月31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政策与行动2017年度报告》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气候司负责人李高回答彭博新闻社记者时透露:“我国有望超额完成2020年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并为实现2030年目标打下良好基础”。

李高表示:我国《“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中承诺的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15年下降18%的约束性指标是在“十二五”期间,GDP碳排放强度已下降了21.8%的基础上提出的。这基于:

一是,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通过不断推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服务业继续“领跑”经济增长,工业向中高端加速迈进,工业领域去产能成效显现。“十三五”以来,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提高了2.3个百分点,今年前三季度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比去年同期又提高了1.6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的增速分别比规模以上工业快了4.6个和4.8个百分点。

二是,在节能降耗方面取得新的成效。通过强化节能目标责任,加强重点领域节能,加强节能监督检查措施,我们取得了节能降耗方面比较显著的成绩。2016年全国单位GDP能耗下降5%,今年前三季度全国单位GDP的能耗同比又下降了3.8%。2016年碳排放强度下降了6.6%,今年前三季度又进一步下降了4%左右。

三是,在能源结构调整方面,我们又取得了新的进展。近年来,我们有效控制煤炭生产和消费,促进煤电的有序发展,多措并举积极发展非化石能源发电。

数据显示:十三五”中国碳排放强度“开局良好!一切的一切说明,碳减排取得这些成绩与碳市场开不开没有毛线关系!

李高同时表示:目前我国主要能源还是煤炭,“十三五”以来,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预计下降超过3个百分点左右。今年前三季度全国规上煤炭企业的原煤产量同比下降10.6%。根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的测算,今年前三季度全国煤炭消费约28.4亿吨,同比下降了2.4%,水电、核电、风电三类电源发电量同比增长21.1%。前三季度我国能源消费总量同比增长2.8%左右,其中,煤炭消费比重比上年同期下降了约1.1个百分点,水电、风电、核电等非化石能源消费的比重比上年同期提高了约1个百分点。

李高表示:经过多年的努力,我们国家的低碳发展、应对气候变化工作取得了比较显著的成效,与2005年相比,我们在GDP保持中高速增长、经济总量不断增加的同时,煤炭占比持续下降,非化石能源占比持续较快上升,水电、风电、光伏发电的装机还有核电的在建规模都居世界第一,碳排放强度大幅度下降,煤炭消费总量出现连续几年下降情况,扭转了多年以来二氧化碳排放快速增长的局面,经济增长和碳排放脱钩的趋势初步显现,实现了经济增长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双赢。

那么,我们今后要采取什么办法继续减排并扩大成果呢?李高讲了七项措施:

第一,强化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责任,通过更加严格的目标责任考核制度,对目标完成情况进行评价考核,督促地方认真完成,发挥好碳强度目标对低碳发展的指挥棒和引领作用。

第二,持续优化产业和能源结构。

第三,继续大力推动节能提高能效。

第四,进一步加强重点领域的低碳发展。

第五,进一步完善节能低碳发展的经济政策,形成推动低碳发展的政策合力。

第六,建立并逐步完善市场机制,发挥市场机制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作用,稳步推进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建设。

第七,更好地动员全社会参与低碳行动,围绕“全国低碳日”“节能宣传周”等开展宣传,推动节能降碳行动进机关、进企业、进学校、进社区、进农村,提高公众的低碳发展意识,培育绿色低碳生活和消费模式。

我们注意到:“建立并逐步完善市场机制,发挥市场机制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作用,稳步推进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建设”排在了第六条。

其中,第一条“强化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目标责任,通过更加严格的目标责任考核制度,对目标完成情况进行评价考核,督促地方认真完成”显然是重中之重!

这说明:市场化手段的碳减排在过去的试点过程中取得的成绩和投入的资源并不匹配!中央应该是不满意的!

这有如下问答和数据做支撑。

首先是在总的碳减排成果方面,解振华表示:近十年,在经济增长的同时我国减少了41亿吨的二氧化碳排放,做到了气候行动与经济社会发展相协调,实现了双赢。注意:这是总的绝对减排值。

关于建立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方面,李高在回答彭博新闻社记者提问时提到:2011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在北京等七个省市组织开展了碳排放权交易试点。这个试点的工作很重要的目的就是为建立全国统一的碳市场来探索和积累经验。

李高表示:建立全国统一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这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是我国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一项重点任务,也是利用市场机制来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一项重大举措,国际、国内都比较关注。

接下来说:相关制度政策没有经过实践检验。碳市场建设需要较长时期的不断完善。这说明,上上下下承受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巨大压力!似乎成为一个不得不做的事情。

看看都有什么经验:

一、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省市纳入交易的有有近3000家重点排放单位,截至2017年9月累计配额成交量达到1.97亿吨二氧化碳当量,约45亿元人民币。和41亿吨绝对减排值比这只是个成交量,就这么点点东西7个省市前前后后搞了6年!当然“培养了队伍,提升能力”的表扬话说点撑撑脸面也是可以理解的!重要的是“发现的一些问题”!

二、近几年来,我们与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包括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开展了一系列的合作,我们也在跟踪学习欧盟的国外碳市场的实践,还有它的制度建设的经验,同时对出现的问题、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也进行了深入研究,这些都作为研究的成果体现到立足国情、建立全国碳市场相关的政策设计当中。是了吧!谈到的还是“出现的问题”和“要吸取它的教训”,同时要“立足国情”。

现在走到哪一步?正在干什么呢?

李高表示:目前,在积极配合国务院法制办开展《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条例》立法的审查工作,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在组织建设碳排放数据报告系统;在推动全国碳排放权注册登记系统和交易系统的建设工作和深入开展碳市场相关能力建设。

对于今后的指导方针,李高表示:我们坚持将碳市场作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政策工具的工作定位,在碳交易系统运行过程中避免过多投机、避免出现过多的金融衍生产品。同时:在全国碳市场建设过程中坚持稳中求进的基本要求;按照市场导向、政府服务、协同推进、广泛参与、统一标准、公平公开的原则,分阶段稳步推进。

李高表态:有信心按照既定的工作目标、工作计划,完成好碳市场建设的相关工作,切实发挥碳市场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的作用。

碳市场在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方面究竟有多大作用?全国碳市场建设过程中怎么公平?怎么广泛参与?我们有什么样的国情?碳市场作为控制温室气体排放政策工具的工作定位是什么?看未来的发展方向吧!

综上所述,靠市场手段是完不成上述碳减排目标的,这是我国的基本国情。因此,我有个基本观点是:高效的行政手段,高效的环保、法律手段将是我们今后碳减排的主要手段,是纲,其它都是目。


来源:
http://www.ideacarbon.org/archives/44013



了解更多低碳金融资讯 
请关注“低碳资讯”
 

更多>> 热门专题
更多>> 最新图片
 商务信息